“我當過農民,深知傳統農民的艱辛不易。推進新型城鎮化的最終目的,是為了農民的福祉。”9月16日,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試點工作座談會上說。
      會上,李克強等國務院有關領導聽取國家發改委、住建部和安徽省及雲南紅河州、福建晉江市、山東桓台縣馬橋鎮負責人彙報了推進新型城鎮化的經驗、做法和建議。他說,新型城鎮化事關國家現代化大局,這步棋走好,是遠近結合一個重要戰略支點。
      李克強強調,推進新型城鎮化,貴在突出“新”字,核心是寫好“人”字。要改革創新、試點先行,扎實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。
      一些政府工作人員總是習慣於什麼都要“管起來”,這種方式必須要改!
      在聽取地方基層負責人彙報時,李克強屢屢與發言者互動,提問直接,回答也坦率,會場不時出現熱烈交流的場景。
      雲南省紅河州黨委書記楊洪波在發言中說,紅河州大量土地是低丘緩坡地帶,他們在實踐中逐步探索出城鎮、產業“上山”發展的新思路。李克強對此十分感興趣:“中國人均耕地面積非常有限,紅河州的經驗值得好好研究推廣。”
      他要求有關部門要在切實保護生態、防範地質災害的前提下,鼓勵基層更多大膽探索。
      “我們有些時候,地方自己創造了很好的經驗,值得推廣。結果只要一總結經驗,政府就要拿過來,要推廣就要先審批!”他加重語氣說,“一些政府工作人員總是習慣於什麼都要‘管起來’,這種方式必須要改!”
      加大對城鎮化資金支持力度,讓城鎮化建設有回報、能抗風險
      福建省晉江市市長劉文儒彙報時,李克強對當地城市建設的投融資情況尤其感興趣。劉文儒介紹,晉江市城投公司通過發行債務為城市建設融資。李克強肯定這一做法,並鼓勵金融機構在控制地方性政府債務風險的同時,加大力度為城鎮化建設提供資金支持,讓城鎮化建設“有回報”、能“抗風險”。
      他強調,推進新型城鎮化既是長遠大計,推動整個經濟結構優化升級,也是當務之急,支撐國家當前的經濟發展。
      “城鎮化是我們最大的內需,也是一個巨大的產業鏈、消費鏈。城鎮化以後農民進城、包括棚戶區改造,要對傢具、家電等其他家庭用品更新換代,這是一個巨大的消費需求。連社區的保潔、保安、小飯店也能帶動大量就業。”
      劉文儒接過話頭說:“對,我們的感覺是,城市的品質提高了,產業才能集聚,要不然人才都留不住。”
      “不止是提高城市品質啊。”李克強說,“通過城鎮化帶動產業發展、吸引農村人口進城,必然會提高人均耕地面積、勞動生產力,同時也會帶動農業現代化,讓留在農村的人也能過上更好的日子。”
      推進城鎮化要充分發揮基層的首創精神,因地制宜、分類實施,試點先行
      李克強強調,推進新型城鎮化是中國現代化的必由之路。要在“三個1億人”上做足文章,到2020年,要解決約1億進城常住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城鎮、約1億人口的城鎮棚戶區和城中村改造、約1億人口在中西部地區的城鎮化。
      李克強指出,中國各地情況差別很大,推進城鎮化要充分發揮基層的首創精神,因地制宜、分類實施,試點先行。國家在新型城鎮化綜合試點方案中,確定了省、市、縣、鎮不同層級、東中西不同區域共62個地方開展試點。當前,尤其要以中小城市和縣、鎮為重點。
      他解釋說,之所以叫“城鎮化”而不叫“城市化”,因為一方面, 13億中國人要實現現代化,首先要實現城鎮化;另一方面,從國情出發,要保證國家糧食安全、推進農業現代化,還要有“鎮”作為依托,發揮連接作用。
      發展新型城鎮化,要創新體制機制,破解“人”的問題和“錢”的問題
      針對所有參會者的發言,李克強總結說,當前推進城鎮化碰到了一些難題。“城鎮化是必由之路,但這條路怎麼走好,還需要體制機制創新。”他說。
      他分析道,當前新型城鎮化建設,在體制機制方面,面臨兩大障礙。其中最重要、最核心的是“人”的問題。要尊重農民的意願,根據進城農民的能力,並創造必要的條件,讓他們逐步融入城市。
      “我到一些地方調研時註意到,一些農民仍願意保留農村戶口,這是因為他不願意放棄農村的土地,而非不願意住進有上下水、有燃氣的現代房屋。”李克強順便徵詢參會的基層政府負責人的意見,“你們調查的結果是這樣嗎?”
      幾位參會者連連點頭。總理說,對於那些有意願留在城市的農村居民,尤其是第二代農民工,政府目前還沒有充分的財力把他們完全納入城市。這個問題和“人”的問題一樣重要,這就是“錢”的問題。
      他指出,推進新型城鎮化一個突出問題是公共基礎設施建設,政府要統一規劃、統一建設大的市政配套。“各地都在實驗,目前看有兩條路:一條是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,通過合理髮行債券開展融資;另一條是創新方式吸引民間資本投資經營,對於污水管道、自來水廠這些運營成本低、年回報率高的項目,要勇於打破‘玻璃門’、‘彈簧門’,吸引有意願的民間資本進入。”
      他提出,在解決“人”的問題和“錢”的問題上,要給地方留有彈性和餘地,讓試點地區加大探索腳步。
      中國經濟有巨大的韌性、彈性和迴旋餘地,空間比較大,而城鎮化就是這巨大的空間之一
      會上,李克強也談到宏觀經濟問題。他說,面對當前錯綜複雜的經濟形勢和下行壓力,我們仍然要保持定力,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,給市場以穩定預期。
      “我們之所以有這樣的定力,是因為中國經濟有巨大的韌性、彈性和迴旋餘地,空間比較大。而城鎮化就是這巨大的空間之一。”李克強說。
      他說,去年以來,中央政府創新宏觀調控方式,在保持定力的同時,奮發有為,沒有通過量化寬鬆刺激經濟,而是通過定向降準,進行結構性定向調控。而城鎮化同樣屬於“定向調控”的重點內容之一。
      李克強強調,新型城鎮化建設在當前對於穩增長、調結構、惠民生具有綜合載體作用。“各部委都要積極支持新型城鎮化建設,讓不同層面、類型的62個試點城市通過改革創新成為全國城鎮化建設的‘龍頭’和‘龍尾’,以點帶面,龍頭龍尾舞起來,就可以帶動中間的大部分地區也舞動起來。”
      而對於各試點地區,李克強要求他們“加大改革力度”。聽到晉江地區探索擴大鎮級經濟社會管理權限的改革時,李克強在贊許之餘也向他們“加碼”要求:“能不能在不增加編製的前提下探索試點?擴大權力並不一定要增加公務員!決不能通過改革來提高級別,從而更多‘養人’。可以通過購買服務等多種方式,擴大管理權限和服務範圍,進一步提升城市的競爭力。”
      “我當年下鄉時,周圍農民最大的願望就是過上城裡人的日子,當上城市人。”總理動情地說,“今天我們推進新型城鎮化,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農民。”(肖楠)  (原標題:李克強:新型城鎮化貴在“新”寫好“人”)
創作者介紹

二胎

iw38iwodn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